台灣Vegan興起 掀起一場純素的生活革命

記者 楊舒晴 報導 | 2018/07/21 留言

「光是畜牧業,就占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的18%,比全球運輸業所產生的排放量還多嗎?如果你認為騎腳踏車上班或隨手關燈,可以為地球盡一份心力,那想想看少吃一點動物製品,或開始吃素,能造成多大的改變!」4月22日,23歲的田可昀在社群網路上發文慶祝世界地球日,並向朋友宣傳素食帶來的正向改變。

 

2年前,當時還是個大學生的田可昀,做了一個常人難以想像的決定: 再也不吃蛋、奶、肉,當一個vegan。「成為vegan,減少了我對環境與動物的傷害,是我人生中做過最棒的決定!」田可昀在文中寫道。

 

Veganism(純素主義)是什麼?這個對多數人陌生的詞彙,是由Vegetarianism(素食主義)延伸而來,但它不僅是一種飲食風潮,更是一場包含生活、消費模式及環保的革命。站在愛護動物的立場,vegan除了不食用任何動物相關製品,包括肉、蛋、奶、蜂蜜與吉利丁、不使用含皮革、蠶絲等動物成份的用品,也反對任何剝削動物權益的行為理念,例如動物表演、動物實驗等等。

 

喜愛動物的田可昀,從7歲開始,就跟著父母吃蛋奶素。儘管她從小就聽聞過純素理念,但她總認為,連蛋、奶都不吃,有點奇怪、甚至是偏激。然而,在社群網站上,看到一支關於蛋奶產業如何傷害乳牛、蛋雞的影片後,她驚覺自己的矛盾,決心在兩、三天內,完全戒除蛋奶。
 

一開始,純素新生活並不容易。由於外食選擇不多,田可昀開始研究如何自製vegan菜餚。她也花了許多時間,四處搜集資料,才挑選出沒有經過動物測試的彩妝、防曬乳、洗碗精等個人用品。儘管麻煩,但她認為,「one dollar is one vote (每一塊錢都是一張選票),不論原因是什麼,只要購買傷害動物的產品,就是支持這種錯誤的行為。」

 

或許對許多肉食主義者而言,這種生活型態簡直難以想像,但近年來,像田可昀這樣的vegan,正在世界各地快速地增加。英國純素協會(Vegan Society)2016年調查發現,在純素主義發源地英國,有54.2萬人吃純素,是十年前的3.6倍。隨著純素旋風席捲歐美,純素主義甚至被《富比世》(Forbes)稱為「2018年不可不知的趨勢」。就連冰淇淋品牌哈根達斯、速食龍頭必勝客與麥當勞,也陸續推出純素冰淇淋、披薩與漢堡,搶攻純素市場。

 

街推傳播肉食真相

雖然這股風潮尚未吹到台灣,但隨著人們的動權、環保意識提升,加上許多年輕純素者在不同領域,用不同的方式響應世界潮流,讓vegan理念在近一、兩年來,獲得越來越多關注。已經吃純素長達6, 7年的吳智輝,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

38歲的吳智輝,平日在傳統產業工作,假日則不遺餘力地推廣純素。2015年,他發起了「純素30天」體驗活動,至今已吸引了約1100名葷食、蛋奶素食者參與,挑戰一個月不間斷的純素生活。2016年起,他更走上街頭,舉辦動物權遊行、世界動物權日等推廣活動,希望讓大眾看見畜牧業的真相。

 

 

6月3日是全球動物權日,台北共聚集了上百位民眾響應動保理念。(攝影/楊舒晴)

 

許多人認為,只有愛動物至深、會對動物的苦難產生同感的人,才會願意為動權奔走。但吳智輝卻表示,自己並沒有特別熱愛動物,只是相信動物與人類一樣,有血有肉有感情,也會感受到痛苦,不應該被殘暴地奴役。

 

然而成為vegan,並不是吳智輝一念之間的決定,而是種種緣份積累的成果。早在純素風潮興起之前,吳智輝就已經透過書籍,認識到人類的口腹之慾,對動物造成太多傷害。十多年前,他為了祈求家人身體健康,便決心結合自己知道的真相,開始吃素。

 

自身經驗讓他明白,一個人改變與否,取決於機緣。但推廣者能做的,就是在更多人心中,埋下真相的種子,並創造適合種子發芽的社會氛圍。「一般人可能沒有辦法那麼快改變飲食習慣,但聽完我們的街頭推廣,或許以後他遇到另外一個機會,讓他想到我們告訴他的事情,就會想要做些改變,」吳智輝溫和而堅定地說。

 

 

6月3日是全球動物權日,純素30天發起人吳智輝帶領全場宣讀「動物權利宣言」。(純素30天提供)

 

秉持著這個信念,吳智輝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,一次次地穿著動物裝,背著大電視,到人潮擁擠的西門町街頭報到,藉由播放養殖場、屠宰場的影片,吸引路人的目光。但街推的過程並非次次順利,他們曾遇過試圖打人、砸電視的醉漢,還碰過一名自稱是退休法官的路人,威脅要告他們告到坐牢。

 

比起惡意,更大的挑戰則是來自路人的冷漠。吳智輝指出,雖然台灣宗教素食人口眾多,素食餐廳相當密集,為想嘗試純素飲食的人解決不少麻煩,但不少人仍有「宗教人士才吃素」的刻板印象。若干肉食者還沒深入了解他們的理念,就直接假定他們是宗教團體。

 

吳智輝也感嘆,許多台灣人雖然認同吃素可以拯救動物,卻以沒有吃素的環境為由,不願實踐純素生活。在街頭,願意上前為他們加油打氣的,多半是外國人。「我想這可能是民族性吧。與外國人比起來,台灣人對動物權真的沒有那麼關注,」吳智輝說。

 

純素生活節與服飾品牌

 

吳智輝用真相來推素,但個性陽光、開朗的Sidney則更相信「吃喝玩樂」的力量。

 

2015年,讀翻譯出身,沒辦過大型活動的Sidney,在朋友的鼓勵下,舉辦台灣第一個純素生活節「草獸派對」,邀請餐飲、服裝等等不同性質的在地純素品牌前往擺攤,更結合了動權講座與音樂表演,希望向大眾展現vegan生活的多元樣貌。3年來,「草獸派對」越辦越大,不僅在素食圈打出知名度,更吸引了許多葷食者參與。今年5月,邁入第8屆的「草獸派對」,在台北花博廣場附近熱鬧登場,創下三天內 9000人參與的紀錄。

 

 

「草獸派對」吸引不分老少、葷素的民眾前往共襄盛舉。現場販售的純素章魚燒,看起來與一般的章魚燒並無二致。(攝影/楊舒晴)

 

與吳智輝一樣,Sidney也是先從蛋奶素開始吃起。4年多前,她看到一支關於小牛被迫與母牛分開的影片,心生不忍,因而下定決心成為純素者。Sidney表示,在籌辦草獸派對之前,她曾經是個偏激的vegan。為了向葷食朋友宣傳動保理念,她在臉書上瘋狂分享動物遭到不人道對待的照片、影片,卻發現成效不大。

 

後來,隨著越來越多人參與草獸派對,Sidney發現吃喝玩樂的資訊,反而更能引起他人的興趣,就連肉食者,也會忍不住詢問她去哪家純素餐廳。

 

Sidney指出,有些純素者會將葷食者視為動物的敵人,試圖強加自己的理念到他人身上,卻忘記自己以前也吃過肉。其實,vegan只是比葷食者更早知道其他的飲食選項而已。「要推廣一個東西,要讓人家越願意接受越好。」Sidney說為,,如果太執著自己想講的真相、真理,反而可能讓他人反感

 

Sidney大方地承認,開始吃素以前,她也是個肉食成癮者,最愛吃雞排配珍奶。一開始她也擔心,成為vegan,就這也不能吃,那也不能用,後來知道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。她說,隨著素食日漸盛行,幾乎所有的肉食,都有素食替代品。只要轉換一下習慣,純素者就可以在不傷害動物的前提下,依然享用美食。

 

素食替代品不僅口味相似,還更加健康。許多人存在著吃肉才能補充蛋白質的迷思,其實豆類、堅果類,一樣含有豐富的蛋白質。台灣素食營養協會曾撰文指出,比起植物性蛋白質,動物性蛋白質中含有較多脂肪,若攝取過量,可能引發淋巴癌、乳癌、胰臟癌、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等疾病。除此之外,肉、蛋、奶也含有較多可能致病的生長激素。

 

過去常常生病的Sidney,在接觸純素飲食後,已經三年沒有使用過健保卡。這個轉變,是從前肉食的她難以想像的。「人其實不應該有一些很奇怪的病痛,這都是我們的食物造成的。」Sidney認真地說,並用具體行動來挑戰肉食的主流價值。

 

 

草獸派對創辦人Sidney,認為素食有益於健康,她已三年未使用健保卡。(攝影/楊舒晴)

 

除了籌辦生活節,曾到國外學習服裝設計的Sidney也發揮所學,成立了青春洋溢、風格鮮明的純素服裝品牌「Vnicorn」。這個品牌雖小,但她仍希望能藉此推廣「時尚,無需來自動物的眼淚」,為純素市場盡一份心力。除了不使用任何含動物成分、經動物測試的材料製作衣服,她也堅持「MIT」、環保永續,只用衣廠用剩的零頭布來製作衣服,不向過度生產、浪費的平價時尚品牌妥協。

 

由於這個品牌只有她一人經營,也只是Sidney的副業,Sidney坦承,「Vnicorn」經營得有點慢,不論是價格還是銷量,都難以與平價成衣競爭。但Sidney相信,只要堅持做對的事情、問心無愧,她的這個小小夢想,有一天也會像草獸派對一樣,越來越受到歡迎。

 

落實零廢棄環保人生

許多純素者相信,選擇vegan、與萬物和平共處,就可以改變世界。然而,除了畜牧動物,還有成千上萬的陸地、海洋動物,因人類製造的大量垃圾失去了家園,健康更受到嚴重威脅。

因此從事劇場工作的Mayo認為,vegan只是「基本」,若要終結動物悲劇,人類還需要落實環保及降低物質欲望,減少不必要的廢棄物,才能還給動物乾淨、完整的家。「人類動物都住在地球上,動物就是人類的室友。如果我們不想要室友把垃圾丟進我的房間、門口,那我們就沒有理由對他們這麼做,更何況,他們會因此受到肉體上的傷害。」Mayo斬釘截鐵地說。

 

從小就熱愛動物、追求環保的Mayo,4年多前成為了vegan。然而她發現一些矛盾現象。像是有些vegan雖處處為動物著想,卻會購買過度包裝、對環境不友善的商品;還有部分環保人士致力減塑,卻嗜吃肉食,忽略了畜牧業其實也是全球暖化的元兇之一。一日,她發現了一個叫「zero waste vegan」的臉書社團,深受結合vegan與零廢棄的生活方式所啟發,於是她在一年多前,開始嘗試「零廢棄生活」。

 

從自備購物袋、餐具、容器,到今天,Mayo唯二會產出的廢棄物,只有電子發票及外出如廁使用的衛生紙。Mayo更開心地表示,嘗試生食飲食後的她,體質變得清爽,除了偶爾使用肥皂來洗頭、洗衣服之外,已不再需要使用沐浴乳、洗髮精與洗衣精。

 

 

為了環保,Mayo外出總會自備容器裸買,避免使用塑膠製品。(Mayo提供)

 

這樣的生活看似辛苦,但對Mayo而言,零廢棄生活的每一項成就,都充滿趣味及挑戰。「對我來說,這很像是在打怪、練等,我會想要搜集完所有的裝備,換成零廢棄,就是我還有這個還沒做,可以嘗試看看。每一筆消費,我都在想說,我有沒有可能做得更好,」Mayo雀躍地說。

 

為了向更多人推廣環保、動權理念,Mayo也成立了臉書社團「vegan零廢棄聯盟 v0聯盟」,分享純素資訊,及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。Mayo笑著說,達成了vegan、零廢棄兩個「不可能任務」的她,從來就不是個多有恆心、毅力的人。她曾嘗試過減重,希望讓身體更加健康,卻從未能堅持超過三週。「相較之下,vegan跟零廢棄多簡單啊,不需要付出任何東西,只要不做有害的事情就好了,」Mayo說。

 

就像Mayo一開始出門,都會因為攜帶過量容器,而感到全身酸痛一樣,任何生活型態上的改變,都不免會經歷陣痛期,需要慢慢地練習、調適與內化。如今,她不僅能精確掌握帶什麼出門,也已經習慣了肩上的重量。Mayo強調,少吃肉、自備餐盒餐具、外食盡量內用等等,看似都是小事,累積起來,卻會成為新生活革命的一大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