夾娃娃熱潮  小小慾望的博弈──勾夾人性深層的賭徒性格

黎育如 e論壇 黎育如 | 2018/05/02 留言

近一年來,選物販賣機無人店在台灣各地快速展店,迅速蔓延的熱潮,也延燒到學生族群中,成為多數學生熱衷的銅板娛樂。輔大商圈從去年開始,學校周邊的餐飲店,紛紛改租成選物販賣機無人店,也成了輔大學生下課之後的好去處。輔大日文系三年級的學生曾惟仁,就常和系上同學晚上時聚在店裡玩夾娃娃。

 

而每當學生群聚在無人店裡時,場內的氣氛就會變得相當熱絡。因為不少機台的經營者也是學生,這些學生聚在一起時,就會營造出要夾得盡興的氛圍,讓人願意花錢挑戰。

 

曾惟仁說,大家玩到很起勁時,會慫恿一直夾不到的朋友瘋狂投錢下去,而朋友的鬥志被激起來後,就會不自覺投到保夾金額。但曾惟仁也說,事後回想,其實會有點後悔,因為通常商品保夾金額都會高於商品市價的兩倍到三倍。一旦夾到保夾金額就代表付出很大的成本,像他有時一次可以夾掉兩千到三千元。這樣的開銷對一個學生來說,其實是相當大的。

 

然而,對消費者來說,保夾金額就等於是該商品的售價,看準了想要的商品,即使玩到保夾才得到該商品,也不會後悔或是心痛,反而會感到滿足。對於玩家來說,夾娃娃會令人想用幾個銅板撿便宜,像曾惟仁會喜歡去夾娃娃,正是想用少少的硬幣,得到比硬幣價值高上很多倍的正版海賊王公仔。

 

反觀在二十年前,夾娃娃遊戲剛開始流行時,機台沒有保夾金額,玩夾娃娃是一個完全無法確定結果的遊戲。曾經歷二十年前熱潮的柒賢公司副總李世樑回憶起當年的景況,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當時台灣進行了大規模的電玩遊戲掃蕩,夾娃娃機直接被視為賭博性的遊戲,禁止除列在一般場所,因此沉寂了好長一段時間。

 

後來頭腦動得快的業者向經濟部提出保夾金額的做法,除去賭博疑慮,才讓有特定廠牌和機型的選物販賣機歸於「非屬電子遊戲機」,能夠四處設置。

 

但保夾金額並無法完全排除消費者的投機和以小博大的賭博心態,且法規並無強制規定商品保夾金額的訂定方式,僅有業者公會間的公約共識,不得超過1990元。

 

洪莉琪玩夾娃娃有兩年之久,當上台主後她,更深刻感受到,這個遊戲本質上就是個賭博遊戲。以小博大的心態幾乎人人都有,而她自認自己有強烈的賭徒性格,更不願輕易服輸,所以總是會在機台前奮戰不休,想要在保夾前就夾到那些高單價的公仔和3C產品。

許多夾客會專挑高單價的商品機台來夾,像圖中為金冠品牌的藍芽喇叭,在夾客眼中是炙手可熱的商品,會讓人想用少少的銅板去挑戰。 攝影/黎育如

 

今年24歲的木工陳冠宇原先是台主瘋玩(化名)的夾客,他從去(2017)年11月開始夾娃娃,他粗估自己半年來花了超過一百萬的金錢去夾娃娃。直到兩個月前開始轉戰台主的身分,自己也經營兩個機台,另外又和瘋玩一起聯手經營一個機台。

 

對於陳冠宇來說,夾娃娃是一種有技術性地以小博大,因為自己曾經花過大錢和時間在這上面,當上台主之後,更懂得夾客的心態,於是會調整機台的設定。面對這些以小博大的夾客,娃娃機台主就像是莊家,某種程度地決定了這場賭注的遊戲規則。

 

新手夾客通常會被洞口附近的商品所吸引,而願意投錢小試身手。然而,機台的設定卻可能會讓商品,無限制地在洞口邊打轉,沒有足夠技巧的新手,就會持續處於這種「快要成功」的希望之中,自然會讓手中的硬幣,毫不遲疑地一個接著一個投注下去。而夾客抱持著希望的情緒,正好符合心理學上的「樂觀偏誤」,傾向相信自己會歷經正面事件,或相信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,因而相信下一次就能夠夾商品出洞口。

 

經驗豐富的老手夾客,情形又不相同。陳冠宇觀察後說,最激烈的方式,就是讓老手玩到心態炸裂。通常老手都具有一定的自信,能掌控自己在預期的價格內夾出商品,如果機台的設定能調整到讓這些老手產生錯估,老手的求勝心和求知欲,弓樣會讓自己的錢越投越多,不知不覺已達到保夾金額。

 

當夾娃娃投的錢超過一定門檻時,有夾客會因為距離保夾金額相當近,就會產生一種厭惡損失的心理,認為先前投注的成本已不可挽回,所以就不如玩到遊戲的最終回。而這也應證了賭徒的性格,非要把手上的籌碼用完,拚搏到最後一場不可。

 

但若以陳冠宇的經驗來說,厲害的夾客把錢投到保夾,看似是不理性的行為,其實是在為自己創造更多機會。在投注的過程中,先把商品都集中到洞口,到達保夾時先夾取價值最高的商品,而下一局重新累計時,就能把原先在洞口的商品用少少的金額全部掃空,獲取其中的暴利。

 

陳冠宇坦承自己當上台主之後,其實不用去買貨,他都是利用自己練就的技術,去夾其他機台的商品,再將這些商品補進自己的機台裡。雖然他少了原價買進貨品的成本,卻讓自己每天都像是在賭注的風險中打滾。不過,經營兩個月下來,他的機台也讓他賺進九萬元的收入。

 

當然也有不少台主,會利用這種人性中的賭徒心態,將爪子從頭到尾都調整成很鬆的力道,讓單純的夾客在到達保夾金額前,完全沒有機會夾到商品。在洪莉琪眼中,這些就是「黑心」機台,遇到這種機台時,她都會刻意在監視錄影器前,開玩笑似地側身用手肘撞擊機台,像是要給台主看見抗議的身影。因為這樣的機台,不但沒有技巧施展和樂趣可言,更無法滿足人們想要以小博大的賭博心理,自然而然夾客就不感興趣。

 

在選物販賣機的圈子裡,不論是台主還是夾客,時不時都在賭博的心理狀態裡遊走。這場遊戲中,一台又一台的選物販賣機,勾夾賭徒的挑戰性格,滿足了這些平日深抑在人性中的慾望。

 

李世樑也感嘆,時代不一樣了,二十年前夾娃娃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賭博遊戲,但二十年後,年輕世代的觀念轉變,夾娃娃已經是一個普羅大眾的娛樂。

 

然而,選物販賣機又難以迴避賭徒心態,並且提供娛樂和實質的商品報酬,吸引人們反覆上門,以此獲取以小博大而來的樂趣和利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