夾娃娃熱潮  小小慾望的博弈──夾夾樂的賺錢夢

黎育如 e論壇 黎育如 | 2018/05/02 留言

 

人潮絡繹不絕的西門町,一直以來都是台北流行娛樂文化的聚集地,許多時裝、電影、刺青的店面,是西門町聚集經濟最鮮明的象徵。眼尖的民眾不難發現,近一年來,選物販賣機無人店漸漸攻佔西門町的市場,在滿是流行時裝的街區中竄起,武昌街徒步區上,就至少有五家無人店的據點。無人店內放送著歡樂的流行歌曲,一字排開的機台像是明亮的百貨展示櫃,陳列著娃娃、公仔、3C產品、零食等等時下最流行的商品,吸引來往路人的目光。

 

現任桃園機場安檢人員的賴政嘉,放假時最主要的娛樂,就是在選物販賣機無人店裡走走逛逛。他初次來到西門町的選物販賣機無人店,遇到機台裡擺放著他最喜歡的寶可夢周邊商品,總會停下腳步仔細觀察商品的陳列位置。若是有看準的商品,就會不吝嗇的掏出零錢包,一個硬幣、接著一個硬幣投下去開始抓寶。

 

賴政嘉從去(2017)年11月開始玩夾娃娃,最瘋狂時,曾經一個周末就花掉六千元。賴政嘉解釋自己其實沒有非夾到不可的慾望,他認為自己算是理性的夾客,通常會先花一些硬幣測試機台,然後去別家選物販賣機店繞一圈,比較之後再思考是否要回頭砸錢下去挑戰。

 

夾娃娃對他來說,是一個紓壓的管道,也是一個尋找童年的回憶窗口,總是能讓他找回十幾年前在那波夾娃娃熱潮中,與家人一起同樂的滿足感。

 

相較於在選物販賣機上尋找小確幸的歡愉感,來自東海大學已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洪莉琪,則把夾娃娃視為一場遊戲的爭戰。洪莉琪夾娃娃已經有兩年經驗,每次來到台北跟女友逛街時,看到選物販賣機的她總是充滿興致,堅持要去巡台。

 

「這是一場我和台主之間的戰爭,」每當洪莉琪站在機台前都會燃起這樣的決心和鬥志。

 

她回憶起一開始是新手時也是抱著好玩和開心的心態,但後來花在夾娃娃上面的錢越來越多,夾娃娃技術也提升許多,現在夾娃娃對她來說,更多時候是一種技術的磨練和挑戰。

 

像洪莉琪一樣的專業的老夾客,對各色各樣商品的夾法都瞭如指掌,很多時候還能用物理原理來解釋,絕非只是靠運氣。喜愛攻玩高單價公仔的她,相當清楚夾取盒型類的公仔必須使用「倒爪」,利用爪子的三隻腳分別施力於盒子的三個平面,這樣才有機會利用摩擦力把公仔盒導向洞口。而一般人喜愛的娃娃類商品,則可以使用「甩爪」,爪子產生的速度會讓商品產生慣性,在爪子收爪的瞬間,帶有動量的商品就能有機會飛向洞口。

 

所以,投幣下去的瞬間,就開啟了夾客與爪子之間的戰局。夾客面對每台機台的爪子,就像是戰爭對手的無形之手。不同的機台因為爪子調法不同,都會有不同的夾法,若是能夠順利破解夾到商品,總是能帶給夾客很大的成就感。

 

不同於一般人會受到機台裡展示的商品所吸引而小試身手,許多夾客之所以一再光顧,很多時候是為了實驗和磨練技巧,一次十塊錢也讓夾客覺得成本不高。而這樣積少成多的銅板經濟,創造出來可觀的需求,讓選物販賣機無人店快速展店,在學校、商圈、住宅人口密集區都可以看到24小時開著營業的店面。

選物販賣機無人店不需要雇用人力看管店面,對於夾客來說無人店的特點也是會讓他們想上門的因素之一。 攝影/黎育如

這股因銅板經濟而帶來的商機,發展出了與傳統選物販賣機截然不同的經營模式。現今的選物販賣機無人店,大多是由場地的經營者─通稱為場主的人負責租借場地和買進機台,場主再將機台租給不同的經營者─也就是台主,台主則負責這些機台的生意。因此一間看似無人店的選物販賣機,背後其實是由場主與許多台主共同投資而成形。

 

十元銅板經濟的熱潮不可小噓,最主要的投資者正是來自於夾客,多數資深夾客最後都會變成台主。像洪莉琪就在去年四月時,開始轉戰台主,如今在台中東海和大雅商圈,共經營九台機台。夾客出身的她坦言,因為長期玩夾娃娃,才會知道做台主靠積少成多的幣量賺錢,確實是有利可圖。

 

在三重長大的瘋玩(化名),正職的工作是油漆工,夾娃娃成了他下班之後的休閒娛樂,最多一個月曾夾掉上萬元。本來是個瘋狂夾客的他,去年九月在住家附近新開的無人店裡,也租了機台,接著又在三重和蘆洲地區經營五個機台,專門做公仔的生意。

 

從夾客到台主的身分轉換,讓瘋玩從過去流連在機台之間,一個月夾掉上萬元的成本,變成現今一個機台每月穩賺一萬多元的額外收入。

 

「每一台機台,就像是自己租來開的小店舖一樣。」瘋玩每個晚上都會細心地帶著商品來補貨,有時還會待在店裡一陣子,在一旁觀察客人夾取的情況,以及計算營收的幣量,做為之後調整機台爪子的參考。每月租金六千元到一萬元不等的機台,相當於租一間小套房的錢,對於瘋玩來說機台就像是一個做生意的小空間,若是要有亮眼的收入,就必須花時間和心力去經營。

 

而即使人在台北的洪莉琪,也不忘隨時打開手機裡的監控APP,遠端觀看機台的監視錄影器畫面。熟悉機台情況的她,總是能輕易識別出哪一個是常客,誰又是高手和新手。除了監看之外,因為選物販賣機是24小時不間斷營業,洪莉琪也會時不時接到夾客的電話和訊息,處理機台和商品的問題。身旁的女友也總是笑稱,看她的手機訊息,就知道她的生活已幾乎都被夾娃娃佔滿了。

 

「這是在台灣這座鬼島之中的小確幸,」洪莉琪總是挖苦自己生活清閒也不會賺大錢,卻剛好在選物販賣機上找到一個賺錢和消遣的小娛樂。

 

而對於瘋玩來說,踏入經營選物販賣機這條路之後,最大的收穫反而在於人際圈的拓展,讓平常在工地工作的他,能有機會認識更多來自其他領域的台主或夾客。複雜的夾娃娃圈子就像一個小型社會,充斥著社會中各行各業的人。

 

柒賢國際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世樑也觀察到,這波風潮的獨特之處。柒賢公司專門在中國大陸製造選物販賣機機台,同時也在台中長期經營傳統而非場台主模式的選物販賣機店面。對於這波興起的創新投資模式,李世樑能感受到台灣社會在轉變。二十年前他還在當業務的時候,夾娃娃多屬社會中下階層生意;二十年後,卻吸引了社會中各個階層的人投入。

 

夾娃娃機投資成本低、且獲利高的特性,更為大家看好。選物販賣機無人店和傳統店面不同,它們不需要人力成本,更不需要其他加盟產業的高門檻資本。一間無人店24小時經營的模式,能讓經營者彈性運用時間,以致社會中各行各業的台主,都能依照自己的生活步調來經營生意。

 

在人稱「一級戰區」的新北市樂華夜市,夜市內短短一條永平路上,就有十五間選物販賣機無人店。其中店面規模最小的夾夾趣,是由去年從金融業辭職的邱小萁(化名)專責經營。雖然他的身份是場主,但他卻常以工讀生的姿態,在店裡忙進忙出,幫店內的其他台主補貨。

近一年來選物販賣機迅速攻占樂華夜市,原本為手機電子零件業的據點,至今都轉作選物販賣機無人店的生意。 攝影/黎育如

在去年年底租下夾夾趣的店面之前,邱小萁是個朝九晚五的金融業上班族,後來決定跟著這股賺錢的熱潮,自己也投資做起了台主。隨著機台數越租越多,所需要花費的時間也就越多,生活雖忙碌,但同時卻讓他的總收入可以突破十萬。

 

選物販賣機帶來的額外收入,讓邱小萁漸漸不甘於當個平凡的上班族,於是毅然辭去正職的金融業工作,在樂華夜市展開自己的經營事業,當起場主。店內除了邱小萁自己的機台之外,共有16台分租給其他台主,一個月一台收取九千元的租金,可以讓他一個月賺進十四萬元左右的租金。

 

為了在高度競爭的市場中求生存,他也要求店內的機台商品,必須有一定特色;商品的擺設也必須用心。同時,爪子的設定要讓商品可以出貨,如此才能穩定客源。

 

但邱小萁其實也深知,經營選物販賣機的工作比起原先的工作,不確定的風險其實相當高。不過,他仍希望能夠在這之中,突破一般台灣年輕人僅能遵循領死薪水的路途,同時也能實踐自己真正想做的事。於是他在夾夾趣的店門口,就擺著一台與Youtuber合作的公益機台,將近期的所得一萬元捐給育幼院。

 

在這波興起的夾娃娃浪潮中所發展出的新投資模式,讓許多人爭相進來投入,新展的店面若是熱門的地點,機台也通常很快就滿租,在基層社會中這股賺錢的熱潮也越滾越大。

台北西門町機台的租金可能是全台之冠,一台一個月可以租到萬元的價碼,但仍是很多人搶著租。 攝影/黎育如

 

但對於投入其中的人來說,不管是兼做場主和台主的邱小萁,還是從夾客轉戰台主的洪莉琪和瘋玩,他們都認知到風潮只是一波波的來,不可能長久,而或許未來某一天政府機關可能大動作規範和清查,重挫這股風潮。

 

雖然賺這波熱潮的錢就如浮雲一般,卻讓這些原本在社會中的小人物,雖然做不了大人物,但也能在平凡的生活光影中,實現自己的賺錢夢。